2004-09-09

選舉倒數 配票成關鍵

選舉已進入倒數階段,各政黨候選人應把握最後機會,和黨內在同一選區競選的「戰友」,達成「配票」的協議,並把信息盡快清晰地傳達給選民,以求他們可以在投票時配合。然而很多候選人還沒有協調一個配票的共同策略,相反,更互相打「告急牌」,變相爭奪對方的票源。在目前比例代表制及最大餘額勝出的立法會選舉下,分票不均隨時會令同一選區同一政黨內的另一張名單失掉議席,到時候選人才發覺自己不是敗在對手之上,而是敗在自己的黨爭之中。

各政黨皆知,在目前立法會選舉的遊戲規則下,若政黨的支持率高,分拆名單及透過平均分配名單的票數,是爭取最多議席的有效方法。雖然,有民意調查顯示,香港的大部分選民特別是年輕的一代,均不願意聽從候選人的配票安排,但這並不否定配票的實際作用。

首先,民調結果很容易受到問題字眼影響。獨立思考,行為自主,均是一般港人一向相信的重要價值,因此,市民在本能上很自然會抗拒由政黨發出的投票指令,特別當大部分市民均認為香港無政黨可真正代表其利益時,政黨投票指令的直接約束力就更弱。

民主派不配票 難以理解

但當市民不喜歡被人擺佈,規定如何投票時,並不表示當選民認同配票的結果有利自己支持的多位候選人同時當選時,他們不會配合。事實上,有數據和研究支持,在2000年立會選舉中,民主黨在荃灣、葵青及屯門的配票工作相當成功,使主力在區內拉票的民主黨候選人均奪得區內投給民主黨的七成以上選票。例如,專注屯門區拉票的何俊仁得到區內八成四投給民主黨的選票。所以,很明顯選民並不是在行動上抗拒配票,只是在意識上抗拒盲目地和不經思索地,完全接受政黨「從天而降」的配票安排,只要選民同時支持互相配票的候選人,選民也願意成全他們共同當選。

配票在技術上難度不高,雖然資源豐富的政黨可透過黨組織傳達配票安排,但如今資訊發達,配票安排大可透過傳媒傳達,甚至可要求選民根據自己的生日日期來投票,以平均每張名單所得的選票。

配票的最大障礙反而是候選人自己的心魔。

在對權力有幻想或依戀,認為自己非勝不可的時候,把選票分給其他人,就變成最愚蠢的行為。在親政府陣營中,港島區的范徐麗泰(相關新聞 - 網站)和九東的陳婉嫻(相關新聞 - 網站)不和同屬親政府的民建聯候選人配票,還可以說是情有可原,因為她們的支持者,大部分可能就正正是不滿民建聯的親中及較保守的選民。但泛民主派的候選人,不互相配票就較難理解。泛民主派在今次選舉中,一早認定保皇黨是主要對手,但在配票失敗下,泛民主派內的候選人,卻可能成為互相最大的「敵人」。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