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7《明報》

為民主黨說句公道話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馬嶽

我一直覺得民主派在港島失掉第4席,「不幸」的成分很重,沒什麼可說,但看到近日愈來愈多人(包括民主派中的頭面人物)將所有責任推在民主黨身上,去到要求楊森(相關新聞 - 網站)辭職的地步,覺得有需要說句公道話。

我覺得有港島區選民將「配票」失敗責任推在民主黨身上,並不公平。所謂「配票」,是指政黨或候選人指示選民,用某種特定方法,將選票按某個方程式分到不同候選人或名單上。民主派配票能力不如民建聯,是不爭的事實。民主派的情G就像當年台灣的民進黨和新黨,面對對手國民黨有廣泛而堅實的地區網絡,加上行政資源和廣泛有系統的買票,民進黨和新黨不可能像國民黨般準確配票到不同候選人身上,於是只有透過傳媒或選舉宣傳呼籲,用責任分區、出生月或身分證號碼之類來將選票均分到不同候選人身上。

沒人提過何秀蘭會輸

然而香港民主派和台灣民進黨配票不同之處有二﹕

一、香港選民對政黨的忠誠度遠不及台灣﹔

二、民進黨的配票是在同一政黨的不同候選人間進行配票,民進黨支持者通常對黨內誰選上沒有太大所謂,但香港民主派卻有不同政團,支持甲政團的支持者不一定會跟政團的號召而改投別政團。

民主派在港島區的故事,正顯示民主派支持者忠誠度不夠。提出「1+1=4」策略後,到選舉最後一周,不少民調仍顯示余若薇(相關新聞 - 網站)比民主黨名單多約10個百分點,或支持度成六四之比,顯示不少民主派支持者沒有跟指示配票。港大民調很早便顯示,大部分香港的選民不接受由政黨指示配票,而且相信不少中間選民只會投給余若薇而不會支持民主黨。事實上,如果李柱銘(相關新聞 - 網站)不是一早「告急」,兩名單的差距可能更懸殊。以九一二選舉民主派得20萬票推算,民主黨佔四成只是8萬票,如果投票率低,真的很可能輸給民建聯的7.4萬票。

關鍵是﹕在選舉最後一周以至選舉當日,傳媒、學者(包括我)、民主派中人、很多港島區選民,都真誠地相信余若薇名單會比民主黨名單多票,李柱銘有機會(雖然可能只是些微機會)輸給蔡素玉,而沒有人提過何秀蘭會輸。在選舉後期,余若薇仍然經常過區助選,協助營造了她夠票的形象,大班也過海幫李柱銘助選,所以傳媒(包括某銷量最高報紙選舉日的頭版)和港島區選民,由頭至尾信息都很一致﹕余若薇名單太多票,李柱銘可能輸給蔡素玉。更重要的是﹕大家都覺得香港選民配票意識未成熟,沒有信心「1+1=4」可以成功,落後便「告急」是很自然反應。

有資助民調的機構負責人說,據他們的民調,臨近選舉民主黨支持度已接近余若薇,因此民主黨不需告急,但這位負責人也沒有在選舉前警告再告急何秀蘭會輸,而且從事過選舉工程的人都知道,民調不能盡信,有關民調到了選舉後期由於樣本較少,傳媒已減少報道,而且結果和各政黨的樣本大很多的民調有一段差距﹔事實上,該民調到最後也只做到長毛有5%支持度而已。選舉中人沒可能因應最後一天的某民調,完全改變兩星期以來的宣傳策略。

最無辜的是李柱銘

回頭一想﹕最無辜的其實是李柱銘。他如果排名單頭位肯定當選,有輸也是輸楊森﹔他如果和楊森分開名單也一定當選,有輸也是輸楊森。真正願意「沒有個人榮辱」排第二冒落選風險的其實是李柱銘,結果反而因為拿得太多票被人指摘。

有人要求楊森為了何秀蘭落選而辭職,令我啞然失笑。環顧世界,黨魁因為選舉失利辭職的例子甚多,但我從來沒有見過有黨魁因為自己政黨選票拿得太多而辭職的,也沒有看過有黨魁要為其他政黨的人選不上而辭職的。各位靜心一想,如果選舉結果是余若薇吸走太多票令李柱銘落選,大家是否會要求余若薇辭職﹖民主黨可不可以說因為大班拿走太多選票,令胡志偉落選,要求大班辭職﹖

民主黨真應該慶幸沒有多拿2000多票,連黎志強也勝選,不然可能有人會要求楊森切腹謝罪了。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