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6《明報》

七一效應 質變多於量變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黃偉豪

今次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表現未如理想,不期然令人想到所謂七一效應已經逐漸消失,不能再在選舉中替泛民主派帶來優勢,而立會議席有增加的民建聯,主席馬力更相信民建聯已步出七一的陰影。究竟七一效應是否已經不存在﹖

從選舉的結果和投票的數字分析,七一的效應其實是仍然存在,可惜,七一的性質和在政治上的功能,卻往往被誤解和誇大,因而容易使人受到誤導,錯誤地單從泛民主派在今次選舉的議席上的得失,而全盤否定七一效應的存在。

最多人對於七一的誤解,就是單從50萬人的上街,就簡單地推論在一夜之間,因為特區政府硬銷23條而引起的社會怒潮,就使全港的絕大部分市民變成民主派人士。亦因為這個簡單的推論,有泛民主派人士便輕易地相信,他們在選舉中會無往而不利,可以在各區中踢走保皇黨,立法會中過半數,造成今日希望愈大,失望更大的結局。

幻想港人全變民主派

只要我們較冷靜地分析一些數字和形勢,便不難理解到七一所帶來的效應,可能是質變,多於量變,亦即是說七一的遊行,所產生的最大效果,並非大量地增加對民主的支持者,而是有效地動員了本身已傾向支持民主的人士,更積極地投入政治活動,由以往的政治冷感,或一個熱心的「旁觀者」,提升到一個熱烈的參與者,真的願意企出來,用行動爭取自己的政治訴求。事實上,自有七一遊行之後,很多本身從不直接參與政治活動的人,已接受了遊行為一種重要的表達意見的手段,組織大型的政治集會,也變得較為普遍和容易。

可是,當大部分本身傾向支持民主的人士,產生了「質變」,在政治上被動員起來,支持民主的市民在數量上的「量變」,卻沒有太大的明顯變化,亦即是說泛民主派一心以為市民在七一以後,會全部或幾乎全部變成民主派,只是基於一時興奮下,一廂情願所誇大出來的幻覺。

這個論點的其中一個根據,是雖然在七一之後,確有七至八成市民支持香港早日落實雙普選,但很多人卻忘記了,其實在七一之前,很多的民意調查亦早已有類似的結果,例如,筆者早在99年,在一個透過中大亞太研究所所作的全港抽樣調查,已得出約七成市民支持盡快落實全面民主的結果。

除此以外,七一效應亦不是平均地或隨機地落在市民身上,而是集中在中產身上。有趣的是,香港中產階級的定義,並非狹窄地用收入來衡量,而是從對中產階級所認同的價值,如公平、自由和法治等來定位。所以,在很多的全港抽樣民意調查當中,往往竟然有高達七成人認為自己是中產。

如何在六七成支持下擴大政治優勢

所以,在真實地認識七一效應後,今次的立會選舉結果便變得非常合理,泛民主派得到約六成的選票(因游離而最終不投票的多屬中產,所以在低投票率下,泛民主派得票率未能高至七成),而在中產佔優的功能組別,如會計界及醫學界組別,泛民主派候選人均成功爭取議席。

泛民主派今後面對的議題,就是如何在只有六至七成支持的基礎下,擴大自己的政治優勢。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