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6《明報》

必須向民主之路邁進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    張楚勇

也許55.6%投票率使一些民主派人士失望,但這其實已是了不起的投票率,證明港人民主參與意識是成熟的。我們不要忘記,至今為止的立法會選舉,還不是真正的大選。首先,我們並非選出執政者,只是選出監督政府的立法者。其次,只有一半立法會議席以直選產生,其餘一半功能組別,絕大部分選民無權參與。

換句話說,在一個連半個大選也談不上的選舉中,有近180萬選民,以近56%的投票率參與,比所有成熟的民主國家的大選來說,是毫不遜色的。美國近年總統大選的投票率還不到70%,英國的國會大選一般也只有七八成投票率。如果上周末我們是普選特首或是全面普選立法會,在選民多了選擇和直接選出執政者的情G下,我有理由相信投票率與英美這些國家不遑多讓。

從市民參與的角度來看,香港社會既要求民主,也有能力行使人民的民主權利,落後的,只是我們的政治制度。功能組別的存在,實際上剝奪了市民的民主參與機會,也讓高達11個立法會議席在沒有競選下自動當選。

餘下的19個功能組別議席,讓11萬多選民選出。我本人幸運地有兩張選票。為何在直選中的一張,其產生議會代表的能力,竟不及在功能組別那一張的十分一呢﹖為什麼170多萬選民只配選30人﹖但不到12萬的另類選民卻可決定19個議席﹖這顯然並非那11萬多選民有什麼過人之處,只代表功能組別選舉並不十分民主。

民主派在選舉中取得六成的直選支持,卻在議會中只佔25席,我們與其說這是配票策略的失敗,不如說是不完全民主的制度使然。香港的選民通過一次又一次的參與,不斷說明我們已有能力和有決心要求更多的民主。假如我們的政治制度繼續大幅落後於市民的民主意識之下,要特區政府有良好管治,我想是難上加難了。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