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15《明報》

民建聯非大勝 民主派未大敗

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導師    蔡子強

選舉結果揭盅,「民建聯大勝,民主派大敗」,這是傳媒及公眾心目中的主要印象。但究竟勝負的性質是怎樣﹖分野為何﹖筆者現嘗試從初步的選票數據作一個粗略的推敲。

高投票率仍利民主派

很多人都把問題歸咎於投票率不夠高,令民主派不能盡攬直選議席,但民建聯前主席曾鈺成(相關新聞 - 網站)卻表示,該黨在直選的總得票較上屆增加6萬票,打破「高投票率有利民主派」的神話,誰說高投票率對民建聯不利﹖

如果翻看選票數據,曾鈺成今屆在九龍西較上屆拿多了近2萬票,得票率由23%上升到27%,令人頗為意外(起碼筆者暫時也想不出解釋),所以難怪他說得如此神氣。但如果再進一步細看,會發現除了九龍西之外,民建聯在港島、新界東及新界西的票數都有所上升,但得票率都下降,九龍東則更嚴重,兩者俱下降,相信這與陳婉嫻(相關新聞 - 網站)的負面新聞及被鄭大班搶走了好些基層票有關。

所以結論十分簡單﹕如果投票率高,民建聯當然不會完全分不到新票的一杯羹,但是鐵票被「溝淡」,得票率有所下降,則是不爭的事實,這與筆者去年11月28日在《明報》撰文分析區選的理論相約。高投票率有利民主派的傳統智慧仍是管用的,但卻不能過分放大,尤其是立法會選舉用的是比例代表制,議席的上落對選票的波動並不是太敏感﹔相反,區選用的是單議席單票制,5個百分點選票的上落,已足以帶來議席數目的重大轉變。

這是十分重要的一點。去年區議會選舉大捷後,民主派中好些朋友都看不起一些審慎派的觀點,反而提出浮誇的所謂「N-1」方案,即每區只留給對手一個議席,結果營造了傳媒及公眾不切實際的期望,導致今天出現巨大的心理反差,縱使民主派不是大敗,公眾心目中也成了大敗。

黃金定律﹕民主Vs親中Vs中間=6:3:1

總結回歸後三次的立法會選舉,雖然經歷多次重大政治事故(例如「建華之『治』」以及「七一」等),民主vs親中vs中間的票源大致上十分穩定,大概上是60:30:10,隨荍貒撞v的高低起伏,也只會有不超過5%的上落,例如今屆民主派的高點,相對上屆的低點,情G便大致如此。這可說是港式選情的「基本盤」。

我認為中期來說的唯一變數,就是會否隨茼菪挭狴H及另外的一些勢力(如前政府高官),開始大舉進軍直選(尤其是九龍東、西選區),而令中間票源坐大。

從這堨X發,今屆民建聯拿到9個直選議席,其實是毋須大驚小怪的,30個議席的30%,本來就是9個議席。

從這個穩定的選票結構出發,一般的選舉工程,其實成效十分有限,不會令你在短短兩個月內多了很多選票,在比例代表制最大餘額法下,民主派未來最重要的選舉工程,可能就是如何在不同名單下進行「配票」,以在既有的固定票源下,獲取最多的議席。筆者明白在欠缺如左派般的龐大組織資源下,難度將十分高,但這是民主派別無選擇下的工作。

你或許會說,面對選民如洪水一般的自行策略性投票,政黨的配票工作管用嗎﹖

政黨配票Vs選民自行策略性投票

今次選舉堻怓偯蜈@性一幕,當然是在最後一天,港島區塈E若薇(相關新聞 - 網站)的選票由31%(如果鍾庭耀的民調無錯的話)跌至最後的21%,選民因為策略性投票的原因,轉投告急的李柱銘(相關新聞 - 網站),令前者短短時間內流失了三分一選票。

在投票日當天,一位親中陣營的核心人士告訴我,最後一天他們在港島區的主要選舉策略,就是協助散播「李柱銘告急」的消息,令余若薇的選票加速被抽走,送到民主黨那一邊,送何秀蘭(相關新聞 - 網站)一程,因為他們早從內部民調中得知選票的詭異走勢。這與《明報》昨天的報道大致一樣。左派判斷之準確,臨事的果斷,最後一刻釜底抽薪的那一份狠勁,委實令人驚歎。

在點票中心,何俊仁向我慨嘆,原本選舉前民主黨在新界西分區配票,三分一給李永達(相關新聞 - 網站),三分二給自己,好讓自己與張賢登夠票,試圖問鼎兩席。結果,兩張名單得票幾乎一樣,並不是計劃中的2﹕1分配。何俊仁歸咎於選民擔心達仔再次落馬,因此自行策略性投票投給達仔,壞了該黨的原初部署。

一時間選民的策略性投票行為,像是無可抵禦的巨獸,民主派只能舉手投降。除非你有左派般的龐大組織資源,能像在九龍東般瞬間扭轉乾坤。一位左派核心人士告訴我,在最後關頭,他們決定把組織票全給陳鑑林,令其得票急速上升,所以陳婉嫻反而戲劇性地由「票后」變成「墊底」,但卻雙雙安全上壘。

民主黨新界西配票成功

為了驗證何俊仁的說法,我拿來了新界西部分點票中心的數據來考察。原本民主黨在新界西的部處是,李永達被分給葵青、大嶼山及部分荃灣,何俊仁則被分給屯門、元朗、離島以及另外部分的荃灣。

結果嚇了我一跳,出乎意料之外,從附表可見,新界西的選民對民主黨仍是十分忠誠,很多都乖乖地跟隨該黨的配票策略來投票,雖然在何俊仁的責任區有明顯擔心達仔落馬,因此自行策略性投票投給達仔的[象,但大致在可接受範圍。選票從計劃中的2﹕1分配,變成最後的一半一半,怕且更多的是因民主黨最初在規劃責任區的大小上出錯。

港島問題 不在「1+1=4」

所以政黨的配票工作,並不是完全不管用的,它可以用來部分克服選民的策略性投票行為。民主派在港島區的陰溝娷蔡謘A問題並不是出於「1+1=4」配票策略無效,而是民主黨從來沒有真心誠意、貫徹始終地落實過這個策略。

打從報名選舉當日起,李柱銘便不斷出來告急,甚至把「1+1=4」篡改為「3+1=4」,又或者甚至到最後的「全家總動員,全投民主黨」,在此信息混亂的情G下,港島區民主派的支持者縱然忠誠,但也無所適從。我想馬丁真的要好好自我檢討。再加上《蘋果日報》投票日頭版的「李柱銘告急,李柱銘火併蔡素玉有你無我」,最終便啟動了骨牌。

蔡素玉的「上帝擲骰子」

雖然與整體宏觀分析無關,但容我扯開講半句,說說蔡素玉的「奇蹟般入局」。很多人都知道,就是李柱銘從余若薇手上拿多了815票,令到何秀蘭意外落馬,但較少人留意到的是,如果馬丁再拿多2,272票,那麼連民主黨名單上排第3的黎志強,也可當選。換句話說,就是只有在這3,087票的超狹窄範圍內,蔡素玉才可敗中求勝,多一些嫌多(益了黎志強),少一些嫌少(益了何秀蘭),但就是這樣的「上帝擲骰子」(如果不是中央擲骰子的話),把她奇蹟般的送入局。

選管會的第三世界式票站醜聞

筆者原本打算在點票後的第二天,就以各個票站的點票數字,來印證一系列的假設,例如上文的關注點﹕民主黨在新界西有否配票成功。怎料直至周二黃昏,選舉事務處就485個點票中心(雖然有501個票站,但部分票站合併點票),尚有121個未能提供資料,高達四分一。新界西139個點票中心,亦有47個未能提供資料。所以本文只能以部分樣本進行推斷。

在筆者的研究助理多次追問選舉事務處索取有關資料時,官員都以未準備好來作推諉。但是如果未有個別點票中心數字,又怎能計算出候選人總得票,從而宣布選舉結果﹖這是小學水平的常識及邏輯問題,有關官員對此啞口無言。因此,點票過程隱瞞重大失誤,並非空穴來風。這令人想起第三世界國家大選時的票站造票醜聞。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事務處以及胡國興大法官,你們都欠公眾一個交代,對此責無旁貸。

【本文的票站資料及數據計算都是由兩位研究助理陳智遠及張家麗,辛苦抄錄、蒐集及整理,特此鳴謝。】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