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3《蘋果日報》E13

香港人已準備好普選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馬嶽

九月十三日早上,在九龍灣展貿中心那個異常擠迫的選舉新聞中心,在摩肩接踵的候選人、傳媒人和評論員之間,流傳茬o樣一個笑話:九一二選舉後,香港的民主派開始相信,香港並不具備在○七、○八年推行普選的條件。因為,第一,特區政府根本沒有能力應付規模這樣大的選舉;第二,我們沒有足夠的票箱。

今年立法會選舉正顯示,香港選民的成熟程度,絕對足以普選產生我們的政府,未準備好的只是特區政府和中央政府。從選民參與程度方面來看,香港的五成半投票率,已經和美國總統選舉的投票率相若,而美國中期國會選舉的投票率,更經常只得四成多,只是我們上屆區議會選舉的水平。不少歐洲成熟民主國家的國會選舉,有七、八成的投票率,但如果我們考慮到香港立法會只有一半直選,而立法會權力有限,反之歐洲國會選舉則會產生政府,香港的五成多投票率,已經能顯示選民很高的參與意欲了。

從選民和候選人行為分析,今屆選舉雖然有少數牽涉暴力的事件(例如大班被圍和黃成智被打),但整體上選舉是很和平地進行的。選舉出現這麼多混亂,包括有選民被拒諸票站門外,有某些票站要排長龍達一個鐘頭才可投票,換了其他發展中地區,難保不會出現衝突,但大部份選民還是耐心地等。選舉出現這麼多難以解釋的混亂,連選票總數都不對,也沒有候選人不承認選舉結果,有不服的也只是嘗試訴諸司法程序而已。

有人會說:香港有不少政治制度上的配套條件未成熟,例如政黨規模和質素不夠、政策研究發展不足、政治人才不足等,政制發展第二號報告書,便是用類似理由,認為香港未適宜普選。這次選舉,也有政黨和候選人提出「條件成熟論」,在他們支持二○一二年普選下,還加一個「條件成熟」的限制,即到時如果不符合這些條件,又可以將普選無限期推遲。

其實上述這些配套,很多都要等政制開放後,才容易有長足發展。封閉的政制難以吸引政治人才,難令政黨發展,也難以鼓勵政策研究(因為如果沒有公開公平的渠道影響政府政策,即使大花資源,理性地做研究,也是徒然)。

最重要的是,特區政府和保守人士整天以政黨發展、政治人才和政策研究不足,作拖延改革的藉口,但他們做過甚麼來「創造條件」?答案是沒有。特區政府從未做過任何事情,以扶助政黨發展,例如以政黨法賦予政黨法定地位和權益、像外國以公帑資助政黨發展、或者與政黨分享部份行政權力。

反之,回歸後政府做的,都是壓抑和打擊政黨之舉,包括《特首選舉條例》規定,特首不能是政黨成員,殺局令政黨第二梯隊受打擊,高官公開發言時,經常將政黨貶為爭逐私利、只懂吵鬧的政客,政府委任公職時,往往避開政黨人士等。

政府本身做過甚麼工作來培養政治人才嗎?政府連委任公職人士,也是來來去去同一批。政府有大力推動民間作政策研究嗎?在教資會的領導下,大學學者作本地政策研究,根本是吃力不討好之舉,而政府調撥作本地政策研究的資源,也少得可憐。

如果特區政府在否決○七、○八年普選後,不提出正面措施培養政治人才、推動政黨發展、鼓勵政策研究,而現在說要「創造條件」的政黨和候選人,也都只停留在「只說不做」的階段,那便是「等運到」。因為人才不會從樹上生出來,政黨發展和政策研究,也需要大量社會資源投入,只會讓中央政府幾年後以同樣理由,再否決香港人的普選訴求一次而已。

事實上,如果香港的政治人才和政策研究長期處於低水平,用甚麼政制也不會成功,港人治港只會愈搞愈糟,最後會愈來愈倚賴中央援助,也不符合國家利益。政制事務局如果在未來兩三年,不能提出有效的協助政黨發展和推動本土政策研究的措施,我會支持將這個局裁掉以減輕財赤。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