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09-22《明報》A34

長毛反建制非要推翻建制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科學部高級講師    張楚勇

在2000年新界東的立法會選舉中,當我發現背景和我一樣的一些中產知識分子投了梁國雄(長毛)一票時,我便知道長毛當選立法會議員只是遲早的事。對於長毛今次能以6萬多票高票當選,我並不意外。

長毛是一個反建制的政治領袖,但他顯然並非一個要積極推翻建制的人。長毛一直以來用的手段,例如高調的示威遊行、不遵守規則的抗議行動(像在立法會公眾席的違規抗議),甚至是不守法紀的公民抗命行動,都是採用和平和有節制的方式進行,在犯了規被罰時也甘心受罰。長毛的反叛,是利用建制中的合理成分,像遊行集會自由、法治公平等保障,來對建制中他認為不合理的部分作出衝擊,並且以鍥而不捨、高調誇張的方式來表達。他參與立法會選舉來進一步宣揚其反對一黨專政和要求董建華下台的主張,用的依然是同樣的方法。

比起維園阿伯們,長毛真是溫和可愛得多。長毛不會像維園阿伯般只有謾罵,沒有理據,更不會對人動粗,又不會「只有你講、沒有他人可發言」等粗暴行徑。因此,周日長毛不畏「強權」直接挑戰維園阿伯們的野蠻行為,真是大快人心。

長毛進入了立法會後,其面臨的挑戰,就是如何能進一步利用其立法會議員的建制權力,以建制中的合理成分更有效地衝擊其不合理的部分。和街頭抗爭不同,議員的一票往往是說了算數的,議員的津貼,也會讓長毛有更多發展其主張抱負的空間。期望高了,要求成效的訴求便會隨之而來,長毛能否從街頭鬥士發展成議會中的有力反對派,決定他在政治上可否再上一層樓。

反叛分子進入議會建制的例子在民主國家中多不勝數。這些人口中也許高談革命,但骨子堥銋磞h是改良改革分子。其中最成功的一位,便是現任的倫敦市長KenLivingstone。此君言論之激烈不在長毛之下,但當選後把倫敦管理得不錯,連右派的《經濟學人》也不得不佩服。

我們的長毛能否青出於藍呢?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