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0-28《明報》A30

公投和獨立何干?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馬嶽

張超雄在政制事務委員會「突襲」提出公投,引來各方積極討論甚至攻擊,可見「公投」二字非常觸動某些人的神經。

有人把建議公投等同鼓吹獨立,這真的不知從何說起。不一定要主權國家才可以用全民投票作政策決定,美國便是最佳例子。美國不少州、市或鎮都有機制可以讓公民發動該地區的公投來決定地區上的重要事項,公投完畢也並沒有把這些州或市變成獨立國家。

事實上,使用公投決定人民關心的事項,在西方國家近年愈來愈普遍,其主要好處是認受性和參與性高,並且可以避免由執政者壟斷所有政策議題,很多人都視這種「直接民主」為代議式民主的補充。反對公投的意見主要是認為這會挑戰議會民主,而公投只能簡單地將政策選擇還原為「是」或「否」的選擇,可能令討論簡化而不一定最理性。

全民投票 護法也曾贊成

多年以來香港一直有團體建議以全民投票決定政制,如前走K一直提「全民制憲」,這提法其實並不新鮮,毋須大驚小怪。起草《基本法》時查良鏞和查濟民提出的「主流」方案,也建議在07年用全民投票決定以後政制發展。這個「主流」方案當年並經草委政制小組通過,相信不少內地草委包括各「護法」都在小組投過贊成票,顯見全民投票決定政制不會違反國家主權原則,否則內地委員也不會贊成有關建議了。

當然,現時《基本法》和香港法律的確沒有公投的機制,要舉行有法律效力的公投便要先立法或甚至修改《基本法》,但要不要這樣創制至少是很有討論價值的問題,不需要立即亂扣帽子亂打棒子。如果只把公投作為諮詢民意的形式,特區政府更沒有理由回絕。特區政府每次就政策諮詢,都拒絕用民調等科學方法,而只用很不科學很易操縱的交意見書方法,之後隨意詮釋。任何要求政府用客觀科學的方法來蒐集民意,其實都刺中政府的死穴。

公投諮詢 大可不必

雖然如此,筆者認為用公投來諮詢有關普選的民意,大可不必。香港有關普選的民意已經很清楚:年來各項調查持續顯示有六成至八成半的市民支持雙普選,9月選舉也有過六成選民投票給政綱表明支持07、08普選的候選人。民意已經足夠清楚,不需要再多來一次公投來證實。反倒是中央和特區政府要不斷的向人民解釋,為什麼否決大多數人贊成的政制選擇。

有關公投的討論令我想起金庸小說《笑傲江湖》的情節:令狐沖隨手刺出一劍,因為不是任何劍法,所以「無招可破」。當權者在缺乏認受性和害怕民意挑戰下,已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新立法會民主派議員不經意出招,因為沒有劍法,無招可破,都會令當權者頭大如斗、方寸大亂,耍出了「13億人公投」這樣革命性的「回招」,成為中國最大的民主派。梁愛詩,民主派人士應該向你致敬。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