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4-11-12《香港經濟日報》A35

種族歧視立法 恐成無牙老虎

律師    莊耀洸

  政府在9月中公布了「立法禁止種族歧視諮詢文件」,並打算在明年4、5月將條例草案提交立法會。政府終於肯為此立法,當然歡迎之至,但這是遲來的立法,遲了足足35年,遲來35年的立法。

  諮詢文件開宗明義說,立法是為了履行《消除一切形式歧視國際公約》,而該人權公約於1965年在聯合國大會通過,歷史比《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的國際公約》還悠久,消除種族歧視公約在69年已適用於香港,但政府幾十年來拒絕履行公約的義務。聯合國消除歧視委員會人權委員會和經社文權利委員會曾多次批評香港政府未就種族歧視立法,更對此表示遺憾。

3條反歧視例作藍本 作用不大

  守得雲開,立法可期,但立法能否改善少數族裔被歧視的處境?立法後,一些南亞裔人士會否依然幾代在街頭做苦力,永遠沉在社會最低層?南亞裔兒童就讀幼稚園、大、中、小學的比例會否仍遠較本地華裔兒童低?他們在就業和參與公共事務的機會能否改善?這得看如何立法。

  諮詢文件表明,立法將以現行三條反歧視條例為藍本,就種族歧視立法是否有效,得檢視現行三條歧視條例的效用,諮詢文件第14段指96年至03年期間,有關法庭案件有54宗,平均每年7至8宗,每各條例即兩、三宗。試想想,法庭案件堆積如山,數以千計,為何有關歧視的案件僅寥寥數宗?這是否由於歧視問題不嚴重?

難訴諸法庭 商界無懼立法

  單以性騷擾為例,幾乎所有調查均顯示性騷擾數字驚人,無日無之,調查所顯示的性騷擾個案往往是投訴數字百倍以上,法庭案件更加不能反映實況,既然立法將一些歧視行為訂為犯法,受害人卻難以訴諸法庭以取得法律保障,這顯示立法未能提供應有的保障。難怪商界對種族歧視立法的抗拒日減,因為商界大概已深感現行歧視立法作用有限,對他們沒實質影響。

平機會乏資源 受害人求助無門

  為何現行法例成效不顯?因為透過法律尋求公義的代價極其高昂,區域法院的程序非常繁複,足以挫敗絕大部分投訴人的意志,加上平機會資源不足,沒有任何資源╱基金專為受害人打官司而設。

  此外,執行歧視條例的人權機構還應有權要求公共機構提交年報或種族平等的評估報告,若人權機構認為該公共機構沒履行其法定責任,它應有權發出通知以防止進一步侵犯種族平等權利,並有權向法院申請禁制令。

  反歧視法雖以民事責任為主,但需有行政法的配合,促使政府和公共機構採取主動積極的措施,消除歧視,否則新法例將有嚴重缺陷,重蹈現行歧視法例的覆轍,軟弱無力。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