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2-03《明報》A31

禁制色情與民主政治

香港理工大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黃碧雲

特區政府發表的《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諮詢文件,正如近年官方的眾多諮詢文件一樣,有太多既定的假設,諮詢重點傾向於技術的操作,無助於引導市民更深入的討論重要的原則。

諮詢文件一刀切地對待所有色情物品,基本上假設了色情物品全都是「不良資訊」,並且必然會「荼毒」18 歲以下的兒童和青少年,但文件並無提供任何證據去驗證假設,亦沒有協助公眾了解色情物品究竟是否不妥、為何不妥、它會否荼毒青少年、色情物品又是否必然全無正面的存在價值等。更遑論協助公眾探討,一旦賦予政府執法機關更大的權力去監控及蝩豸玻p網色情資訊,會對民主政治,公民的言論,新聞、出版及學術自由構成怎樣的潛在傷害。

根據目前的《條例》, 「淫褻」及「不雅」的定義包括「暴力、腐化及可厭」,但具體的定義仍是不清晰的。文件建議就「淫褻」及「不雅」作較具體的解釋,如物品的主要特質是「不當地利用性、恐怖、殘暴和暴力」, 該物品即被當作淫褻或不雅。但何謂「正當」或「不正當」地利用性,並無客觀的標準。諮詢文件反映政府對自由社會的多元化性倫理缺乏認知與包容,並疑似受到一小撮堅持保守主義性倫理、對性與色情資訊採取敵視態度和不安的宗教團體和家長的壓力所「騎劫」,將色情資訊視作洪水猛獸,會毒害青少年,而倡議監控色情資訊及過濾互聯網有關資訊,這是對民主自由社會的多元性文化與性倫理的漠視。

政府有責令市民成為道德的人?

政府應否禁制色情物品流通亦涉及政治學上一個更根本的問題,就是:政府是否有責任令個別市民成為道德的人?

就道德倫理課題而言,政府是否應盡可能讓市民大眾自行作出個人的道德抉擇,抑或應由政府代替公眾決定什麼才是道德的,或界定什麼才是「正當的性」,並規定我們遵守?在多元社會的不同性倫理之中,政府又應該採納哪一套性倫理作為管制色情的標準呢?若採納保守主義性倫理,即使不涉及暴力或歧視女性的性表達和性言論,都可能難逃被禁制的命運。

諮詢文件的一項建議是立法強制互聯網服務供應商提供過濾色情資訊的軟件,以保護青少年。其可能產生的後果是,連有益的性資訊(包括性教育、預防愛滋病、性別研究資訊、性小眾的資訊)亦有機會被過濾清除。文件又提出加強監控互聯網,給予執法部門權力,在取得法庭手令後,可向網站或互聯網服務供應商發出「強制移除違規網頁通知」,以剷除有關網頁並作出檢控。一旦建議落實,公眾對互聯網的資訊流通及使用權利與自由將面臨粗暴的侵害。有關互聯網資訊過濾技術,亦可同樣應用於管制色情以外的言論,包括政府不歡迎的政治言論與活動、宗教思潮、學術辯論、文學、藝術的表達等,這都對維護民主、自由、開放社會為害深遠。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