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9-21《明報》B04

外交攻防姿態無助聚焦香港普選

香港浸會大學社會科學院政治及國際關係學系副教授、立法會(香港島)議員    陳家洛

英國外交及聯邦事務部國務大臣施維爾寫了一篇內容空泛的文章,卻因為一句話刺激到北京和香港政府的敏感神經,非大力討伐不可。

那一句頗耐人尋味的話,就是「英國隨時準備提供任何支援」。香港人對英方擺出的外交姿態冷眼旁觀,沒有人有機會追問施維爾: 「到底英國可以做什麼?」冷靜思考一下,其實施維爾提出「任何支援」但又沒有具體解釋,就是說話不負責任。

細看施維爾一文,有強調香港普選是中國和香港的事情,而提及「任何方案應予香港人一個真正的選擇,讓他們能真正主導自己的未來」,貫徹了英國外交部每半年發表一次關於香港的報告的取態,說的是民主普選的基本原則。

北京應該接受香港作為國際城市,不論如何處理普選問題,也會引發不同的評論。自回歸以來,國際社會乃至歐盟多國和英國對「一國兩制」的情况從來都有關注評論,大驚小怪的反應,反映「冷戰思維」繼續主宰着中國在國際社會堛澈犖A。

筆者認為,如果英國保守黨和自由民主黨這個執政聯盟認為英國本身對香港有什麼「道德責任」,以目前英國國力及國際規範,實在難以想像可以在香港作出所謂干預。除了出囗或撰文「聲援」,也確實沒有什麼選項可以考慮了。再認真點的話,英國當然可選擇在國會上、下議院,提出辯論香港普選問題。另一個途徑,是循聯合國、歐盟等平台繼續各抒己見。但除了這些一次過的動作外,筆者覺得,英國確實也沒什麼可以做了。

北京毋須過分擔心緊張因此,北京根本毋須表現得過分擔心緊張,甚至發動輿論去反擊,或放縱極端民粹的左報帽子橫飛亂扣,營造草木皆兵的氣氛。中方有太大反彈,高調及過敏回應,就很容易導致整個政改討論失去焦點。反而,若果香港普選成功實施,外國政府根本無從批評中國,而成功兌現港人民主治港的承諾,則肯定會大大提高中國的「軟實力」和香港處理好本身的管治能力,更有效地贏得國際社會的尊重。

香港人爭取普選多年,自強不息,重點是香港人的決心和堅持,而國際社會的關注和聲援,一向以來用平常心看待。筆者希望,中英雙方在現階段,不要擺出對普選沒有多大意思的外交姿態了,否則會對香港的民情和民生,直接間接都會造成壓力和負面影響,管治失效更難透過達至民主普選而得以突破。

回上頁